邪王追妻:重生王妃,萌萌哒

作者:落花错

字数:33.9万字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20 23:19:41

古代言情爽文喜剧(HE) 连载中
作品简介目录

她是当朝公主,却在宫中受尽羞辱欺凌,连宫奴都不将她放在眼里。 她是永宁王妃,却活在恐惧和冷漠中,连唯一的儿子也命丧黄泉。 他崇敬尊贵时,她有王妃之尊,却卑微如草芥;他举兵谋反时,她公主的出身却让她成了刀下亡魂。 还好,老天有眼让她重生。这一世她即便依然逃不过魂断华年,也定要用复仇的火焰,将敌人焚尽。 只是,他的眼神,他的所为,怎么与前世如此不同? 她说:倪冷情嗜血杀人如麻,只为睥睨天下! 他说:我

暂无评论呦~

相关推荐

闪婚甜蜜蜜:亿万娇妻,别跑

作者:落花错

二十年前,他卑微如尘埃,受尽冷眼欺凌,就连父母挚友被害也只能束手一旁,痛苦哀嚎。二十年后他浴血归来,化身岳家掌舵人,誓要将当年欺他、辱他、害他之人踩在脚下。 可那个狡黠如小狐狸般的女人,却衣冠不整从试衣间直接跌进他的怀里。 “想接近我的女人很多,但能做到你这样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男人嘲讽。 “不要因为自己有副好皮囊,就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想靠近你。”女人不屑。 却不知电光火石间一生的羁绊早已天定。 是上天安排的缘分,还是敌人设计的戏码,岳白管不了那么多,只知道这个在他面前撒娇卖萌争宠索爱的女人,让他欲罢不能。

盛世宫妃

作者:海棠花开

巧思妙手为妃重,香迟得意玉圆宫。 一朝身陷囹圄境,生死之间大彻悟。 此地人意本无常,生杀掠夺权势凭。 冷心方能不动情,死地后生步步营。 斗尽妃嫔斗智勇,渐向高位渐恩宠。 谁想当年罪臣女,今成宠妃笑风云?

邪王追妻:王妃桃花朵朵掐

作者:悠小姐

[全文高甜,一路狗粮]京城人都知道,楚天阙看上定国候府的云珂了。 为了将人给哄回家,暗中送丰胸膏保福利,明着调教丫头暗卫求幸福。 更是百依百顺带她上战场亲手上交帅印,未来王妃说往东他绝不敢往西。 可偏偏那个外人眼里的可怜虫,前有谪仙师兄作伴,后有亲亲表哥撑腰,中间还有个前世夫君在招摇。 楚天阙每天都想吼上一遍,到底什么时候小姑娘的眼里才能有他? 好不容易将人娶进门,云珂浅笑着将惴惴不安的楚天阙请上座。 “来,王爷,我们来谈谈那片桃花的故事?” 千军万马丝毫不惧的堂堂三王爷,这会子却是心虚地想求抱抱。 悠小姐官方读者群: 876824211 欢迎小可爱们来群里玩耍。 推荐小徒弟“紫薯歪酱”的文,《倾世魔妃,傲娇冥王太缠人》

独宠神医纨绔妃

作者:浮绘心痕

她是二十一世纪中西医圣手,一朝穿越,成了德王府不受宠的正妃。   一天之内,她休了德王,又嫁给双腿残废的大皇子,由德王妃成了大皇子妃。   传闻慕兮月不学无术,放浪形骸,蛮横泼辣,一女嫁二夫,惹来不少的闲言碎语。   宫宴上,她露出手臂上的守宫砂,力证自己的清白之身。   御花园假山后,她笑看着眼前怒不可遏的男人,“德王,啪啪打脸疼么?”   她医毒无双,惊才艳艳,还自带随身空间。   一把手术刀,她能救人于水火之中,也能送人下地狱。   月黑风高夜,她包袱款款翻墙而出,却意外跌进某男的怀抱里。   某男笑看着她,“亲亲娘子,你这是想去哪儿?”   慕兮月浑身一哆嗦,扶着小蛮腰,“我要离家出走,你这个大骗子!”   传闻大皇子双腿残废,不能人道,她治好他的腿,却不曾想被他吃干抹净。   她欲哭无泪,这男人在床上,简直就是一个超大容量的电动马达嘛。

重生之王妃要爬墙

作者:梦笙

上一世,苏婉桐落地便白了头,被人传灾星现世,好不容易找到了个人对她好,便掏心掏肺地付出,结果落得家破人,自身也削发为尼,但那个人还是不放过她,让她活活被削肉而死。 重活一世,她发誓:必要让负心男血债血偿! 只是,郎阿郎,好好做你的皇子,缠着她不放一个劲儿地说舒服是怎么回事…… 苏婉桐无辜眨眼,她的身体是冷了点,但不是治他病的药啊~

四爷心尖宠:神医福晋有系统

作者:人生不能重来

  现代西医叶紫萱,死后幸运地被神医系统选中,穿越到了康熙年间,成了四爷胤禛府上的一名失宠被贬小妾。   因为坑爹系统要求她必须要不停地治病救人做善事来积累功德值,才能换取生命值活下去。   因四爷是功德善人,叶紫萱在系统的怂恿下,走上了积极抱大腿,刷好感的不归路。   片段一:   “笨宿主!同床共枕啊!多好的机会?你趁机把四爷推倒了,把大腿抱得牢牢的,以后功德多得花不完!”系统又跑出来刷存在感了。   “闭嘴!系统,你的节操呢?你能不能要点脸?”   这垃圾系统真是够了!   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都能想得出来! 这可是野外啊,而且她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小黄花,怎么推倒四大爷,想想都惊悚!   片段二:   四爷喉结移动了几下,忙移开眼神,哑声道:“帮爷宽衣。”   宽……宽衣?!   四大爷,你想干什么?这可是在野外!   别以为你是金大腿,我就不敢打你!   四爷剑眉一挑,鄙视地看了她一眼:“你胡思乱想什么?爷只是想脱外裳睡个觉而已!你思想太污了!爷可是正经人!”   翌日,叶紫萱揉着酸疼不已的小腰,狠狠地瞪着四.正经人.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