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

作者:木九言

字数:179.8万字

最近更新时间:2018-01-15 03:29:01

穿越重生轻松大团圆 连载中
作品简介目录

叶轻衣东莱国卫国将军府大小姐,一无是处,却嚣张跋扈得让人叹为观止。甚得其父将军叶左侯的宠爱。从现代穿越而来的毒医圣手灵魂附在了她的身体里脱胎换骨。在青楼叶轻衣撞破未婚夫皇甫瑄与青楼女子肉搏,她丢给皇甫瑄一纸休书,却被皇甫瑄毁去。

青果_1221265 2018-11-11 12:58:04

这字错的,

0 0
青果_1220027 2018-11-03 14:13:52

为什么还不更新呀,坐等更新

0 0
2018-09-03 03:23:53

错别字啊!还经常写错人名。作者,我为你深深的担忧

1 0
羽瑛 2018-08-24 23:28:56

来给大大撒花花🌸🌸,顺便抱大腿🙈

1 0
naive 2018-08-16 08:09:23

我觉得这本书男主光环真真有点少了 错别字真真有点多

2 0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推荐

绝色王爷的傻妃

作者:暖伊芯

一个被世人嘲笑的痴傻相府大小姐。 一个深不可测体弱多病的王爷。 她时而疯疯癫癫,时而倾国倾城, 他人前体弱多病,人后似如猛虎, 当腹黑的大小姐遇上无耻的王爷, 两人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打开青果阅读APP今日精选页面,参与#你是哪种灵魂画手#活动,为我的作品绘画吧!还有VR眼镜可拿哦! 读者企鹅群:417651823

妖臣撩人:皇上请您自重

作者:芙鱼

新书已开,《奸臣媚国:邪王,别太坏》,欢迎大家跳坑哦。 粉丝群号:703075447 (女扮男装)前世吃尽渣男亏,血浸满门,她被活活气死。 今生重生成京城第一纨绔,一日看尽长安花。 渣男贱女尽管来,整不哭你们算我输。 恶毒继母和婊妹?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功名、利禄、还有成群结队攀交情的王爷公子哥儿,她春风得意马蹄疾。 但……她发誓她再也不沾酒了!! 某日早上酒醒,她发现她睡了当朝第一俊颜冷心的九五至尊…… 小腿有点打颤…… “皇上,臣,臣不是故意的。” 皇上俊眉一挑:“哦?可朕是故意的。”

傲娇世子妃:王爷跪下唱征服

作者:悠小姐

【全本免费】重回12岁那年,云拂晓为父亲博官位,为娘亲博宠爱,为幼弟博前程,为自己求心安,但却不曾想招惹了最桀骜不驯的庆国公世子。 整个京城的未婚少女们,整天想的便是怎样将他给扑倒;而他想的却是,怎样才能将她给拐回家。 国公府里,终于被娶回家的某人,刚空闲两秒,一大堆下人来报: 管家甲:“世子妃,圣上有意将公主下嫁我们国公府。” 小厮乙:“世子妃,尚书府的大小姐对我们家爷思念成疾,闹着要上吊。” 丫头丙:“爷刚去街上走了一趟,城西的寡妇闹着要改嫁。” 云拂晓:…… 某位爷,便默默地跪到墙角,举起双手豪气云天地高唱“就这样被你征服……” 推荐悠悠新文《邪王追妻:王妃桃花朵朵掐》 京城人都知道,楚天阙看上定国候府的云珂了。 为了将人给哄回家,暗中送丰胸膏保福利,明着调教丫头暗卫求幸福。 更是百依百顺带她上战场亲手上交帅印,未来王妃说往东他绝不敢往西。 可偏偏那个外人眼里的可怜虫,前有谪仙师兄作伴,后有亲亲表哥撑腰,中间还有个前世夫君在招摇。 楚天阙每天都想吼上一遍,到底什么时候小姑娘的眼里才能有他? 好不容易将人娶进门,云珂浅笑着将惴惴不安的楚天阙…

嫡女重生:驭蛇皇后不好惹

作者:君子归来

前世她错付良人,一场爱恋,只换来一杯毒酒,毒蛇噬骨而死。 一世重生,她意外获得驭蛇能力,必将步步为营,拆穿庶妹,远离渣男,觅得良君。 “陛下,皇后娘娘带着蛇在花园跳舞。” “陛下,皇后娘娘用蛇把和亲公主吓晕了。” “陛下,皇后娘娘……。” 宠妻狂魔的皇帝陛下都微微一笑,表示皇后怎么做都是对的,直到某一天他和皇后闹别扭,从被子里翻出一条蛇……

奸臣媚国:邪王,别太坏

作者:芙鱼

(女扮男装)她是浴血沙场的修罗将军,战功赫赫,却被挚爱之人构陷为通敌叛国、意图谋反的‘奸佞’!满族惨死! 奸佞? 那就睁大眼睛好好看,何为奸佞! 且看她摇身一变,成为了权倾天下,令人闻风丧胆的第一奸臣! 害她的、恨她的、背叛她的,一个都别想跑! 又构陷‘忠良’,纵奴行凶,强占民女,还要逼着一代名臣跪下叫她爷爷…… 有人不堪折磨,告到了皇上面前。 却见皇上眼睛一斜,嗤道:“朕宠的!” 告状之人顿时吓得屁滚尿流,从此之后,再无人敢招惹她! 只她在外头嚣张跋扈,回到宫中,却被某人按在榻上,花式惩罚。 恶贯满盈的某人腿都软了,乖乖认错。 他却附在她耳边:“无碍,你作恶一次,朕罚你十次,你作恶十次,朕罚你千次……让你永生永世,都只能被朕爱着!”

锦绣嫡妃

作者:墨如歌

一朝穿越,高级白领林皎月变作了都耀王朝新的上位者后宫中的妃; 两世沉浮,职场多年的历练,让她在复杂千倍的红墙绿瓦之中讳莫如深;在这个不管有意无意最终都会被卷进来的战场中,她慢慢的知道,自己要做的不止是活到最后,还要活的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