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冥鬼夫

作者:墨小妍

字数:122.1万字

最近更新时间:2017-02-17 00:05:00

幻想灵异正剧开放式 已完结
作品简介目录

一次偶尔的相遇,她被一个民国时期,帅的不能再帅的鬼给缠上了。 他帅就帅吧,为什么要占她的房?还要占她的床?居然还要求她必须要带着他到处跑……她上辈子欠他的吗? 于是,她决定找道士收了他。 结果,他夺取了她的初吻,以示惩罚! 在她几次遇险时,他都及时出现救了她,她处于好奇,暗自调查他的身份,赫然发现,他竟然蒙冤而死,而他的真实身份竟然是…… 正当她渐渐爱上了他以后,遇上了他的未婚妻女鬼,她

Succuba79 2018-07-08 10:05:23

这本书真他妈傻逼。女主只会哭,懦弱的要死,我看到五分之一就看不下去了。真心不推荐你们看,看完想打人。

0 0
一样的 2018-03-26 09:04:19

越看越恶心

1 0
东淫西荡南骚北荡 2018-02-28 14:19:58

不知道为什么,在杨萌萌那里哭了😂

0 0
东淫西荡南骚北荡 2018-02-28 14:17:22

。。。想打女主

2 0
青果_1159882 2018-02-12 21:22:28

作者大大支持你~加油么么哒~\(≧▽≦)/~

2 0

查看更多评论

相关推荐

激萌小记者,惹上腹黑总裁

作者:墨小妍

心怀大志的小记者在调查的时候不小心被敌方揭穿,闯入总裁房间又被吞下肚,她心里有苦难言。 第二次遇见又刮伤了总裁的名车,总裁要勒索,她理直气壮的胡吹八扯,扔下几百块毛爷爷扬长而去。谁能告诉她为何总裁大人总是阴魂不散?没收相机、做饭、拍卖会,她竟然被总裁大人吃的死死的!好不容易捞到了大案子,又是被总裁阴了一把……结果有一日,总裁突然说:“辞职吧,我们结婚。”

余生有你最安好

作者:墨小妍

她跟他读书就相识,毕业就结婚,是人人羡慕的夫妻,郎才女貌,事业有成,美中不足的是婆婆对她有些意见。 然而,何清栀却想不到,他居然出轨—— 还狗血的是自己最好的姐妹。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离婚重回职场,她摸滚打爬,终于一步一步奠定了自己的事业! 客户不签单?死缠烂打! 上司不买账?直接干掉她,坐上去! 跟前夫做生意……有钱赚谁还计较这个啊! 什么?婆婆又要她复婚?她不是嫌自己生不出孩子来吗? 单身的感觉,她觉得挺好的啊——

吕后传:第一皇后

作者:墨小妍

纷乱战国被秦统一,天下却并不太平,各国诸侯起义立王,都要问鼎天下。 乱世之中的爱情,犹如浮萍宿命。 他是世代相国贵族,一心灭秦复国。 她是富商巨甲之女,却被逼家破流离。 命运多舛,使他们走上相同又不同的道路。 后来,他成了帝王之师,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她却成了携手帝王,母仪天下的皇后。

一代国医:相逢杏林春暖时

作者:墨小妍

皇帝倒了,民国来了,叶浅予觉得对自己影响不大,毕竟她一手祖传中医绝技独步杏林,走到哪里都是被人敬仰的存在。 但是,这个俊美冷肃的男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左手注射筒,右手青霉素,居然把自己比的落花流水,还能治好自己束手无策的绝症? 哼,不亮点真功夫,你是真拿中医当病猫了? 西医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看我一诊见效,让你被打脸打到怀疑人生! 俊美的萧少帅凤眸微眯:商量一下,我的医术归你,你的人归我,怎么样? 三生有幸,才能在杏林春暖之时,与你相逢。

冥婚独宠:鬼夫夜夜缠

作者:喵星人

就是网上买了个戒指么?竟然还买一送一,来了个腹黑男鬼夜夜缠我! 他霸道嚣张,还不要脸。不仅把我的肚子搞大了,竟然还堂而皇之的让我和他的遗照拜堂成亲! “娘子,为夫救了你,不送点什么?” “我可以给你烧纸钱。” “为夫有钱,不如用你的身体来还债如何?” 55555~我好倒霉啊!更倒霉的是找了个网店客服的工作,却无意签下死亡契约,从此走在死亡边缘,与时间赛跑……

地府有令:家有小鬼儿需养成

作者:林小拾

黑无常黎川的老搭档挂了,为了省钱,阎王用三颗过期的糖骗来了一个小豆丁给黎川做大腿挂件。   小豆丁人小鬼大,能宠能撕能闯祸,规矩在她面前就是过眼云烟。   规矩一:严禁拍马屁——“老大你真帅,要是能给我买串糖葫芦就更帅了。”   规矩二:严禁调戏上司——“我最近在倒卖春风图,老大你要吗?最新版的。”   规矩三:严禁碰瓷——“哎呀,你口水有毒,要再亲一下解毒才行。”   颜值顶梁柱,武力扛把子的黑无常,怼天怼地怼阎王,谁敢动了他的小无常,二话不说就翻脸。   轮回转世又怎么样?忘了所有也还记得要对某孩饿狼扑食,吃点亏,撒点娇,皮厚才能软玉温香。   一手调教的小萌妻,他很是满意。   ......   萌萌哒的白无常‘扑闪扑闪’的眨巴着眼睛,瞧着面前的大冰山,一口酥酥的小奶音问的小心翼翼:“老大,我是不是又闯祸了?”   某人十个指头活动的‘咔咔咔’响:“不,只是今天,我心情不太好。”   某孩往后缩,咽咽唾沫小声问:“唔?然后哩?”   “想打你出出气。”   某孩气沉丹田一声吼:“你说什么?”   “嗯???”   “额...老大,你能下手轻点吗?我属豆腐的,不经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