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神域战纪

作者:暮落沉雪

连载中
第一章 虎落平阳受犬欺
2019-03-12 09:12 更新

第一章 虎落平阳受犬欺

天元大陆东部,某山区神隐村内。

整齐划一的房屋小巷中,几个看起来有十六七岁的小混混正不断殴打蜷缩在地双手抱头的蓝发少年。

“废物!还敢还手!我打死你!”

其中看起来像是带头的微胖男孩不停骂着脏话,满脸嘲讽的看着手下对蓝发少年拳打脚踢,从他笑声当中就可以听出他的霸道和不屑。

但此时蓝发少年眼神中却并未有丝毫服输,反而让人感觉到他的倔强。

“小子,你还以为自己是原来那个天才?当年要不是因为你在村子里有实力,我才不会跟着你这个弑亲怪物,现在你就是条没有牙齿的狗!”

那人说完这句,其他几个孩子也讥讽的笑了起来,接着那人又往少年身上吐了口浓痰才带人离开。

少年从地上坐起,吐了口血水并抹了抹嘴角的血液。

这时也完全看清楚他的脸,虽说沾了些泥巴但依旧挡不住他的英俊,从面容上就能看出他曾在这个村子的辉煌。

再看他的眼睛,他的瞳竟然是紫色的,里面还有个漂亮的金色六芒星图案!并且他的眼神中还透露出傲人的王者之气!

“哼,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没想到我阿诺竟会沦落到被人欺负的地步。呵,真是讽刺。”

微微叹气后他缓缓站起身来,但腹部的刺痛却让他吐了口鲜血。

在神隐村,实力就是一切,传说这里曾是第三次神战审判犯人所遗留的村落,这里所存留的战斗力量也是当初天神界独创的。

但是神战过后村子就被遗忘,可村子里的人却并未放弃,在这里建立学校,为这特殊的战斗力量延续香火。

阿诺也曾被村里誉为天才,十岁就突破到圣审者一重境界,但也在那年因为和村子里一个名叫切尔斯的男人发生矛盾修为全废。

当然,以他的实力就算和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战斗也不会输其半分,就算输也是与对手同归于尽。

可切尔斯却用卑鄙的手段将他修为废除,直到现在十六岁的他依旧没有丝毫作为,原来跟着他的那些朋友也离开他投奔切尔斯。

他本就是孤儿,听收养他的村长说他刚出生父母就死在他手上。好心的村长念他可怜将他收养,长大后又将他送进学校。

进到学校自己也有些实力,那些人也是披着虚伪的面具跟着他,想起那些人从前对自己的侮辱,他就觉得十分恶心。不仅如此,就连村子里的成年人对他也是“关爱有佳”。

自小他就受尽别人侮辱,唯独那间破木屋是他的归属。

此时他正摇摇晃晃走在回家路上,身上伤口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男人,这男人身后是那几个殴打自己的混混。

“哟,这不是天才少年阿诺么?怎么伤成这样?”

带头的男人冷笑着看着阿诺,对于现在的阿诺来讲村中任何一个人都能骑在他头上。

“切尔斯,你还想怎样?”

“呵呵,我不想怎样,你现在只不过是条被我废了的野狗罢了!”

切尔斯的话引得他身后的混混们笑了起来,在阿诺看来他们的笑是那么让人恶心。

“切尔斯!你别欺人太甚!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阿诺这话没起到丝毫作用,反而让他们笑的更大声,切尔斯脸上也挂满不屑。

“哼,就凭你?”

“你别忘了!当初如果不是你对我下毒,你早就是我手下败将了!”

“下毒?有谁可以证明我对你下毒?”

确实,在那场打斗中没人能证明。他也没对任何人解释下毒这事。就算他解释也不会有人相信,因为人们看他犹如怪物。

阿诺顿时无话可说,心想自己没有必要和小人计较。准备绕过几人,可谁知那些混混却拦住他的去路。

“想走?污蔑我还没道歉就想走?”

几个混混将他架起,紧接着就是切尔斯一顿拳脚,阿诺顿时口吐鲜血瘫倒在地不停抽搐。

接着他们又强行让阿诺跪在地上,并且按住他的头不停砸在地面,这也让阿诺心中的怒火更盛了几分。

“哼,你现在真的是一无是处,不仅是废物还是弑杀双亲的怪物,你在村里人人得而诛之!现在的你就是条没人要的野狗!”

切尔斯说着还不停踢打阿诺身体,最后才带着混混转身准备离开。

虽说阿诺已经习惯被人殴打,但这种侮辱已经达到难以容忍的地步。

他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来,忍着剧痛眼神中透露出冷冷的杀机。握紧拳头迅速冲上去将切尔斯扑倒在地,几记重拳直接打在切尔斯脸上。

可以阿诺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切尔斯的对手。

只见切尔斯抓住阿诺手臂将其反扣并用力一扯,顿时阿诺感觉手臂传来剧痛,他惨叫一声过后就感觉左臂没了知觉,他很清楚自己左臂已经被切尔斯折断。

“你特么这是在找死!”

说着切尔斯手中缓缓出现阔剑,看似是准备将阿诺置之死地,可这时他身旁几个混混却阻止了他。

“老大!你不能杀他!村长要是知道他死了你肯定会有麻烦!”

看样子切尔斯是将几人的话听了进去,缓缓收起剑向躺在地上的阿诺身上吐了口痰。

“再有下次你小子就不是断条胳膊这么简单了!我们走!”

阿诺抱着左臂看着切尔斯走远,身体的伤口不停淌着血液,胳膊钻心的疼痛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忍着剧痛站起身向村里唯一会接骨头的全能医生所在的诊所走去,这医生在村子是出了名会看病,跌打损伤治疗起来也是游刃有余。

“医生,能帮我接手臂么?不知道是断了还是脱臼了。”

阿诺捂着左臂无力的坐在办公桌前,医生对他的话没做出反应,而是自顾自看着书。

接着他又问了几遍,但医生却显得很不耐烦,脸上挂满了厌恶。

“医生......”

“你这手我治不了,去别处吧。”医生打断了他。

“可......村里就你一家诊所啊。”

“村里没有你不会到诺丁城去找?你这胳膊我接不了!”医生顿了顿,“好了,我今天有事要提早关门,你走吧。”

阿诺被医生撵出来后心中也有些许不甘,他准备回头再次求助医生,却看见医生正拿着抹布不停擦着自己刚才坐过的凳子,嘴里还不停念叨“真是脏了我的东西”。

他这才叹口气忍着伤口以及左臂的疼痛在月光下缓步向自己的小木屋走去。

他的身影将这凄冷的月光衬托的更加让人绝望,就这样走了大约十分钟他才回到村角木屋。

这间木屋看起来并不像避风港,更像是畜生的圈牢,破烂不堪的房子像是随时都可能塌掉。

他打开房门走进去,房子里更加简陋。除了张折叠床以外就是个烧火做饭的灶炉以及一张破餐桌,用“家徒四壁”这个词来形容完全不会有任何违和感。

他在房子里找了几块木头将自己手臂固定后就无力躺倒在床上缓缓睡去。

梦中他见到自己的父母,一家人住在宏伟的城堡当中,每天过着如梦如幻的生活,其乐融融的气氛让梦外的他流出幸福的泪水......

第二天,阿诺被身上的伤痛醒,他蜷缩在床上不停回忆梦中那幸福的生活。他的感情线终于崩溃,他装了十几年的坚强,从未在外人面前流过眼泪,终于在今天因为一个梦让他释放出来。

受了十几年的欺负和侮辱,他又是怎么熬过来的,世人将自己视为怪物,好不容易有力量保护自己,却因为切尔斯化为乌有,那种痛苦是没人理解的了的。

(本章完)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