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洪荒少年修仙传

作者:墨蹊

连载中
第一章 顾准
2019-03-01 07:35 更新

第一章 顾准

海棠村,被万重大山围绕的小村落,当地人多以耕种为生,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此刻一青年斜靠着残垣断横的老旧房子,顾准,满眼都是迷茫愁苦,前些时日,暴雨肆虐,导致其所摘种的玉米刚出芽便已被涝死,天灾人祸,为本就贫苦的生活再次雪上添霜。

顾准双亲,早几年由于天灾水涝导致玉米颗粒无收,便是被硬生生饿死,可恨的老天造化弄人,不知百姓苦。

在河涝来临之前,顾准也在村里读过几年书,深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双亲双亡后,他也凭着自己的勤奋在温饱线上徘徊。可是眼下的如再这般坐等下去,相信用不了几天自己也会追随二老而去。

离开吗?随之想想那万重大山之凶险,往前的脚步顿时止住。一番苦笑后,随之叹了一口气做出决定,前往李贵宝那寻份活计,说着抬眼瞧瞧远向便一步迈出。

李贵宝:海棠村村长,在这穷山僻壤之地一干就是几十年,不明所以之人以为其是一方百姓父母官,但是顾准却深知此间多年李贵宝利用职权便利侵吞不少乡亲福利,上面人收受其好处倒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贵宝,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这是顾准对其评价。

看着眼前屋高瓦绿的大宅院,顾准一阵羡慕,此间两米多高的铁红色大门正朝东方,门匾正中写着紫气东来四个大字。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什么时候能有这么一幢院子就满足,顾准自言道。

人还未进入,狗吠声已起,顾准听之,心头有些发虚,那只大狗,狗头虎背,甚是凶狠。顾家小儿,前来寻活计吗?只见那大腹便便的中年矮个男坐在一副红木椅上,双腿悬挂着问道,“是的,村长。地里庄稼遭灾,前来寻觅一份活计”。

李贵宝听后,心中暗自盘算:“近几日,听得山林中有虎豹出没,好些山民都是不愿单独进入,组队进入工钱又得增加,他正为此事头疼,这小子寻活不如让他前去,也算了却我一般心事。”

眼珠轱辘一转便道:“活计有,前去山林中砍得两担柴火,管饱”。

听得李贵宝的回应,顾准眉头紧皱,山中传闻只怕那李宝贵也是知晓,此刻让其前去怕也没安好心。可是如果断然拒绝,必然丢了这份差事,如今这个年月好死不如赖活着,想到此处,顾准答道:“这活计我接”。

李贵宝听到顾准爽快答应后,也是面露一丝惊讶之色,随之释然,道:“砍柴家伙式在狗屋边上,你自行取用之。”

顾准硬着头皮前去取,刚欲伸手那只大狗便凶狠的站立起来,足足与其头皮平行,

汪、汪、汪吼叫;顾准双眼怒瞪狗眼,拿上家伙式急忙离开。

出了宅院,顾准觉得自己后背有些湿凉,深呼一口气,正欲抹去额头的微汗,一抹百合花香气袭来。

未见其人,先问其香,一道人影闪现而出。

李兰香,李贵宝独身女。

此女,生得肤白貌美、三千长发垂落腰间、一身牛仔装显得身材凹凸有型,如此这般偶遇倒是让得顾准尴尬异常。毕竟李兰香是其从小到大心中深藏的一道倩影,女神级别的。

李兰香看着此刻狼狈的顾准,缓缓道:“今日天气阴沉,实在不宜进山,加之一去一回得耗费大半天时间,你不如明日早些时间前去”,说着从包里拿出几张20元人民币朝着顾准递过去,道:“这些钱给你应急”。

顾准抬头凝望着李兰香并没有接,反而笑道:“兰香,谢谢你,不用了,武松当年拳打虎,我几斧上去它们也得倒”。

对于顾准的回应,李兰香脸色微变,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她了解顾准的现实情况,本想好意帮之,看着顾准离去那急促又尽显高大的背景,李兰香眉目之间有些复杂。

“老天只要你不把我怕死,我总会站起来的!”顾准怒吼一声,心中暗自定下目标,生而为人,一定要混出一番作为;不知觉间已经到达万重大山边缘,顾准小跑着前进,不一会已是翻越进丛林中。

劈砍柴火对着顾准来说,手到擒来,抬头看着密林中的天空,更显灰暗,随之加剧了速度,不一会整整齐齐两担柴火已经被其捆扎好。

扛上肩就欲离去,说时迟那时快,一记模糊身影带着尖锐叫声呼啸而来,顾准腿下一软便是将之袭击躲闪而下。

抬头望着远处,那是赤狐,耶!不对,平时所见赤狐生性多疑,基本夜间出来觅食,轻易不会攻击人类,只见此刻对面那赤狐眼睛泛着血光,全身皮发透着银黑,獠牙尽露,恶狠狠盯着他。

此时的顾准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腰间斧头急速抽出,双手紧握,明亮的眸子紧盯着变异赤狐。

突然,天空一声惊雷作响,趁着顾准分神之际,那赤狐竟再次突袭而来,索性顾准只是略微失神,一柄磨得透亮的斧头用力挥砍下去,本以为会让其受伤,没想到那只孽畜只是尖叫一番。

只见那孽畜眼中血红色发黑,毛发竖立,显然是再次变异;顾准冷汗直冒,心道:“拼了”,老子还没拉过兰香的手,亦没走出过这万重深山,终是要出去见见世面才能如愿,岂能被你这孽畜害死。

此刻顾准也面露凶狠,手持巨斧突然冲向那变异赤狐,赤狐亦是不惧,悍然再次飞袭击而来。

两者身影就要碰触之际,一只手掌忽然间抓向那赤狐的尾巴,随之用力朝地上甩去,蓬蓬撞地声响起,双腿一跪,恶狠狠般压住了那赤狐的身躯,再次手持巨斧,用尽全身力气,劈向那赤狐的脖颈,只见此刻鲜血喷洒。

顾准此刻犹如一具血人,依旧跪压着那已经死翘翘的变异赤狐,片刻后,忽觉胸部疼痛异常,低头用手探知,才发现胸前已是六道爪印,血肉模糊。

待确认那赤狐已经彻底死亡后,其也是一屁股坐地上,显然这次血战让他也力竭。抬头望着那已渐黑的天空。

思索着之前的凶险,一阵阵后怕,若是自己意志稍微退缩一步,此刻躺地的就会是他。

转头望去,忽见那变异赤狐勃颈处隐约中有着一丝光亮,斧头顺着光亮割去,竟发现一颗透着银白色的珠子滑落出来,上面竟是一丝血迹都没。

随即心想,此孽畜不会是因为误吞食这珠子才会变异吧!只是此刻无人能回答其心中困惑,说着把珠子装进口袋。

一阵急雨袭来,顾准此刻也立即起身,背起柴火,提着尸体转身即离去。

等返回到海棠村家中之时,全身已被浇成落鸡汤,随之换来一身粗麻布衫,藏好宝珠,匆匆挑着柴火赶往李贵宝家中。

进入宅院那早些时候嗷叫的大狗竟是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盯着顾准后退了几步;顾准也没多想,放下柴火,还未说话,即听着李贵宝大吼道:“砍一捆柴火还是湿的,真是有够窝囊”。

抬头盯着李贵宝,顾准并没有说话,心中怒意十足,被盯着李贵宝感觉丝丝寒意,竟是没有再骂转身回屋。

撂下一句:回屋吃饭。

(本章完)

App下载